海军舰载战斗机部队:壮志凌云向海天

当晚,王亮找出那篇流传甚广的网文《我们为什么会掉飞机》,再一次读到那一句:“战斗机飞行员最害怕的不是训练场上的坠落,而是害怕在战场上坠落于敌人的机翼下……”

2013年8月28日,习主席冒雨视察舰载战斗机部队,勉励大家:再接再厉、深入钻研、勤学精练,早日成为优秀的航母舰载机飞行员。

“大洋之上无弱旅!”他举了一个例子:海军首支舰载战斗机部队正式组建3天后,媒体披露,某国无人机首次从航母上弹射起飞。而它,已经不需要LSO了。“外军航母的历史有100多年了,我们才几年?要赶上别人,不争分夺秒地干,不拼命去追赶,能行吗?”

置身于时代的坐标系,让包括LSO在内的各个战位,都有了一种“时间不够用”的紧迫感。

LSO,中文意为“舰载机着舰指挥员”,即向舰载机飞行员发出操纵指令,引导精准着舰的军官,由训练有素且取得航母飞行资质认证的成熟舰载机飞行员担任。

多少次,卢朝辉俯瞰这里,听从LSO的指令,驾机演绎“惊天一落”;多少次,卢朝辉站在这里,目不转睛,冷静指挥。

如今,这支部队里,代表中国海军最高水准的舰基LSO,有3人是一等功臣。在LSO战位上,他们传递给飞行员的,是一流的战术素养,更是血性胆气。

4道拦阻索,如“琴弦”一般横跨宽阔的甲板。

卢朝辉作了一个生动的比喻:“就像夜间在高速公路上以200公里时速疾驰,同时还要把线穿到针眼里……”

轰鸣声中,歼-15战机迎面“扑来”。主轮接触甲板的一刹那,机腹后的尾钩精准地挂住一根“琴弦”。极速冲刺的千钧之势,瞬间把钢索拉成巨大的“V”字,犹如强而有力的拨弦,奏响“刀尖上的舞曲”的最高音。

短短4.4秒,生死一瞬,张超拼尽全力挽救战机。正是这个选择,让他错过了自救的最佳时机!

舰载战斗机飞行员都有做笔记的习惯。训练中的点滴心得、瞬间灵感,大家都一一记录下来,希望有一天“能对后来人有点用”。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让所有人猝不及防:已经接地的战机传来故障告警!

“我们今天依然要做一块铺路石。”戴兴说,“虽然我不是巨人,但希望后来的飞行员能站在我们的肩膀上……”

中国梦强军梦是整体、厚重、宏大的,又是个性、具体、细微的。LSO战位的设置,只是海军转型建设的其中一环。

雷霆般的轰鸣声中,所有老兵不约而同抬起右臂,向冲出甲板、飞向蓝天的战机敬礼。那一刻,热泪涌出了老兵的眼眶。

2016年4月27日,张超烈士的最后一次飞行,担任LSO的王亮,给张超打出了那个场次的最高分。

今年抗疫期间,两则关于中国军队的新闻引起广泛关注:4月16日,经习主席批准,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圆满完成任务回撤;4月13日,海军新闻发言人介绍,根据年度计划安排,中国海军辽宁舰航母编队展开跨海区实战化训练。

海军舰载战斗机部队:壮志凌云向海天

此次“出远门”,比以往任何一个航段、任何一项任务都贴近实战,走一路、飞一路、对抗一路,实现了飞行架次、训练难度、对抗强度的多方面突破。在LSO战位上,戴兴明显感到战机放飞和回收的速度加快。

“每每回忆起这些细节,我们都深切感受到习主席对舰载战斗机部队加快新质战斗力建设的殷切期待!”卢朝辉动情地说。

2019年12月17日,首艘国产航母山东舰入列,中国海军由此迈入“双航母时代”。张叶在LSO工作站指挥着舰的镜头在电视新闻中定格。

这些突破,注定将被记录在舰载航空兵发展史册上。但戴兴认为,还是不够。

几年下来,他们积攒了千万字的文献资料。戴兴根据自己的实践经验,将着舰流程逐步细化,一点一滴整理出《LSO参考手册》,填补了中国航母相关领域的空白。

每个“首次”,都需要勇气倾注;每个“首次”,都需要无畏拓荒。

上一篇:包括潜艇、远程轰炸机和陆基导弹
下一篇:一个勤务保障队的逆袭之路:从“配角连”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