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5份抗战老兵手印背后的故事

鞠文业1944年在山东入伍后,被分到八路军胶东军区14团。当年下半年,他在山东多次参与对日作战,身上留下了8个弹痕。他当时的副排长是著名的抗日英雄任常伦,当年,十几岁的鞠文业在子弹打光后与战友们一起和日军拼刺刀,亲眼目睹了任常伦的壮烈牺牲。

垂暮之年的老人,对烽火连天的那段回忆,有微小而执拗的坚持,那是他们最最珍视的光荣。苏东说,关爱老兵的志愿者们所做的,就是去守护这份光荣,并让更多人知道。“我们这个民族从不缺少英雄,不让英雄淹没在岁月的长河里,是我们每个人应尽的义务。”

1949年,军官易祥随国民党败退台湾,行前,他将妻子和一双幼子托付给自己的勤务兵、时年25岁的庹长发。易祥请求庹长发照顾其妻小。

1345份抗战老兵手印背后的故事

“湖南老兵之家”的志愿者们寻遍三湘四水,就为尽可能多地拓印下老兵手印。他们与时间赛跑——有时,反复寻找艰难确认了老兵住址赶到当地,老兵却在前一天离世;有时,因为老兵双手都已佝偻蜷曲无法伸展,印在纸板上只有五个点,他们就换成最柔软的纸,尽量让纸张与手掌有更多接触。

在“湖南老兵之家”准备的各种物资、慰问金等礼物中,老兵们无一例外,最喜欢的是一件价格低廉、印着“抗战老兵”四个字的T恤。

他们与时间赛跑,因为牵住英雄的手,才能记住来时的路。 铭刻:一方手印就是一份荣光

每一纸手印,都是一份荣光。 牵手:给老兵的暮年增添温暖

据公益组织不完全统计,两年多来,仅在湖南,已有622位抗战老兵离世。

与此同时,老鱼、苏苏、小林等人又想办法筹资,开始给一辈子没住过砖房的老人盖新房,打地基、搬砖头、运木材、搅砂浆……整整三个月,陈老坐在晒谷坪里,满怀希望地看着房子一点点“长”起来。

“至此,照片中的长沙籍远征军已聚齐在天堂。”老鱼在朋友圈里写道。

志愿者蓝冰说,相比于物资与慰问金,老兵们最在意的是对他们的认可与尊重,“有的老兵,T恤都洗得发白了还是穿着。有的不敢洗,怕一洗字就没了。还有的老兵,天气很凉时还穿着短袖T恤,家人怎么劝都不肯加衣,因为不想‘抗战’两个字被遮住。”

老鱼的儿子刚满17岁,小名叫“抗抗”。13岁那年,在父亲的帮助下,抗抗在母校长沙市一中成立了湖南省第一个关爱抗战老兵少年组织——“湖南老兵之家”抗抗爱兵班。抗抗和一些“00后”的同学一起,全年照管五位“20后”“30后”老兵,如今还有两位健在。

“时间太残忍了。”志愿者苏东说,“我只想多做一点,再多做一点。” 追寻:不能让英雄湮没在红尘深处

牵住英雄的手 记住来时的路 1345份抗战老兵手印背后的故事

2008年,驴友们再去看望潘老,却得知他已经去世。因为在一次出门时,腰间的绳索断了,他永远地倒在了山里。

原来,在新墙河一线的一场战斗中,潘老所在的连队拼死抵抗,只有三个人活了下来,他就是其中之一。战友们都牺牲在了那座山上,老人决定要留在山里,为战友们守灵。

潘老的离开,让悲痛的驴友们决心把分散在各地的志愿力量整合成一个正式的公益组织,在老兵有生之年给予他们更多关怀。“湖南老兵之家”,就是在那一年正式成立。

志愿者苏苏脑海中,有个画面挥之不去:深秋的阳光里,96岁的老兵陈德兴坐在自家晒谷坪里,目光定定地看着志愿者们忙忙碌碌,一栋崭新的房子一点点垒高,他的身后,是因一场大雨而开裂的黄泥老屋。

今年8月,《八佰》上映。在电影院观众席上,老鱼泪流满面。他的泪点和大多数人都不一样——

几天前,志愿者老鱼找出一张旧照片。那是2009年在长沙,27位中国远征军老兵在“湖南老兵之家”的帮助下聚会,拍下的纪念合影。今年8月27日晚,照片里的老兵黄天离世。

到2010年,自发加入的志愿者已遍及三湘四水,志愿者网络延伸至湖南绝大多数区县。

2015年8月,湖南平江县城关镇铁道巷123号一户寻常人家里,86岁的老兵鞠文业将右手掌郑重其事地贴合在纸上,摁下一个鲜红的手印。待印痕晾干,志愿者苏东小心翼翼地将它收进包里,不舍得折叠。

对老鱼来说,让年轻一代与英雄牵手,去倾听和铭记历史,无疑有更深远的意义——记得亲,记得痛;知来路,识前途。(记者 袁汝婷、周勉)

可那天,却是陈老生命中最后一个夏天。在新房完工的前9天,陈德兴去世。

此后,鞠文业被纳入“湖南老兵之家”的关爱对象,苏东常常会去看望他,每逢中秋、端午和春节,总要陪着老人说说话。2019年,鞠文业去世。

志愿者在为钟振全老兵拓印手印。受访者供图

他们与民政部门等单位联系,通过数据比对,去寻找每一个乡镇、农村里,耄耋之年的老人,对1945年之前已满14岁的老人进行入户寻访,同时借助媒体发出寻找老兵的信号。

上一篇:确保国防和军队现代化进程同国家现代化进程相适应
下一篇:包括潜艇、远程轰炸机和陆基导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