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为什么能做到?这位日本导演有话说

竹内亮:前期调研之后,我们发现虽然有疫情,很多企业其实增长得非常快,然后制作组讨论出来说片子主题就是“逆势爆发”。然后我们就根据“逆势爆发”这一主题,再去选企业。我们在微博上募集企业,很多企业报了名,比如联想就是他们的公关部看到募集信息来报名。我们进去没有受到任何限制,什么都可以拍,他们也不看拍成什么样。他们看过我以前拍的《南京抗疫现场》《好久不见,武汉》,对我们很信任。总而言之执行下来还是挺顺利的,没有什么困难。

中国为什么能做到?这位日本导演有话说

竹内亮:我个人的想法是未来有一部分工作无人化,还有新的工作出来。比如驾驶无人化,公交车司机的工作没了,但是更早前没有汽车的时代,本来(也)没有这个工作。所以随着高科技发展,肯定很多工作(要)被淘汰,但是同时(会)产生新的工作。人类的历史就是这样。

受访者供图

受访者供图

竹内亮:其实中国的企业是没有问题的,华为和抖音的问题不是企业的问题,是政治的问题。这个不仅是高科技的问题,还因为西方国家包括日本的媒体,带着偏见去报道中国,所以产生了很大误解。他们看有关中国的信息都怀疑,都戴着有色眼镜来看。所以媒体也就造成了一个很不好的状态。为什么这样做呢?是为了收视率,黑中国的报道收视率比较高。他们带着偏见、带着误解来去看中国,这是个很大的问题。

记者:这个片子您从筹备到现在播出大概花了多长时间?

竹内亮:我个人认为这个病毒是不可能短时间被灭掉的,以后一两年还是要一边防控疫情,一边发展经济,这个状态会持续一段时间。在我的概念里,中国已经开始“后疫情时代”了,所以我想把中国的经验分享给日本和其他国家。日本现在也是一边防控疫情,一边做经济恢复,但是两边都做得不好。

记者:您接下来还有拍摄计划吗?

记者:您在片子里强调了疫情催生了无人化快速发展,可能是未来趋势。但是无人化也会造成大量的人失业。您觉得无人化未来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竹内亮:现在中国疫情控制得已经很好了,而美国、欧洲、日本都还差很远。西方媒体和日本媒体的分析是一样的,就是不管是防控疫情还是恢复经济,都是中国政府强制性的措施。但是作为一个住在中国的外国人,我知道不是这样,不都是由政府做的,我们老百姓、每一个人都做努力了。

竹内亮:下一个作品要拍长江。因为我在日本的时候一直给NHK(日本放送协会)拍纪录片,10年前就拍过长江。10年前我从长江源头青藏高原到上海拍下来,花了一年(时间)。2021年正好10年,我想再次去拍长江,通过一条河来展现中国10年的变化。我2013年从日本搬到中国,长江边有很多我喜欢的城市,南京、武汉、重庆、上海都在长江边。今年打算再走一次,拍长江边的风土人情。

竹内亮:我们没有脚本。大概的主题有了,比如说今天要拍武汉的联想工厂,但是具体要拍什么不定,然后去了看到有意思的东西就拍。我们不摆拍,这样会更快、更真实。我们要强调的是真实。

竹内亮:不是帮,是一起做。团队做的,不是我一个人做的。团队大概有十几个人,我和现场执行导演,还有三四个摄影师、剪辑师、宣传、设计师等。

受访者供图

中国为什么能做到?这位日本导演有话说

受访者供图

竹内亮:对。因为看片子就知道了,这个不是假的,而是很真实的,不是为了夸而去拍的。

竹内亮:我没有夸中国,我觉得我是客观的,我只是把感受到的想法说出来而已。对,有日本网友说:“竹内亮是中国政府的狗,中国政府的间谍。”但是无所谓,因为这些人也不看我的作品。看过我作品的人的反应基本上都是好的,基本上90%以上都是正能量的。在日本最大的网站雅虎首页上也登了这个纪录片的消息,观众的反应评论是“中国这么厉害”,或者“日本已经被中国超过了,所以我们日本人需要努力”等。不看作品就评论的就很恶意,“这个日本人是怎么样?”“这个竹内亮收了中国政府的钱吧”。所以没看这个作品的人我不理他就行了,我无所谓,不感兴趣。

中国为什么能做到?这位日本导演有话说

中国为什么能做到?这位日本导演有话说

记者:有多少人在帮您做这个事儿?

受访者供图

一位日本导演通过自己的视角,拍摄了一部纪录片《后疫情时代》,将“一边把病毒控制好,一边推动经济发展状态”的中国,真实展示在世界面前,也希望把中国“后疫情时代”的经验和力量分享给其他国家,引起巨大反响。

竹内亮:中国的防控措施做得非常细。比如,我们在武汉的联想工厂拍摄,其实武汉已经没有新感染者了,但他们还是继续做下去,而且很细而且很严格。13000多人要每天换两次口罩、测4次体温。这听起来简单,但是做起来真的很难。

记者:您在片子里也呈现了中国企业管理上、科技上的先进一面。但是众所周知中国的一些高科技企业正遭受西方某些国家制裁。您认为互联网的时代东西方的认知鸿沟仍然这么大的原因是什么?

记者:纪录片主题为什么选择“逆势爆发”?企业是如何选择的?您甚至还深入到联想武汉的工厂内部,拍摄他们的各个角落,请问这一切是怎么做到的?

记者:假如说我们要去弥补的话,应该从哪些方面入手?

记者:在深入这些工厂采访拍摄的时候,您觉得有一些什么样的感触?

记者:我们知道疫情还在全球肆虐,您为什么给片子取名《后疫情时代》,您想关注或表达的是什么?

受访者供图

记者:您这个片子也在日本也有一些质疑的声音,比如说这个人有一个中国夫人,他可能被中国收买了,您怎么看待这种误解?

上一篇:共同打造“联通非洲”
下一篇:新入职驾驶员持3日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上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