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解决将会是埃及的最后选择

哈夫塔尔率领的国民军在2017年攻占了朱弗拉,于2019年6月占领了苏尔特。朱弗拉位于的黎波里东南约650公里的大沙漠地区,是利比亚战略性空军基地所在地,这个基地是利境内最大、设施最先进的空军基地,经过现代化改造的基础设施可以装配最先进的空中武器。该地区还连接着利比亚的东西部和南部,因此,控制朱弗拉的基地几乎意味着控制整个利比亚的一半,进可攻退可守,并直接辐射和威胁埃及的西部边界。

埃及总统塞西20日在视察西部军区时发表讲话称,埃及有干涉利比亚的合法权利,指示军队为处于该国境内或境外的任何军事行动做准备,埃及军队有能力保卫自己的国家。他还警告说,不允许任何方面对埃及西部边界的安全构成任何威胁,并指出利比亚的苏尔特和朱弗拉是埃及的“红线”。随后,土耳其前外交部长雅克什表示,埃及的军事干涉并不会动摇土耳其支持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的决心。民族团结政府的部队将会在土耳其的支持下继续对苏尔特和朱弗拉发起进攻。

目前来看,似乎埃土双方都保持了一定程度的克制,不希望同对方发生正面冲突。埃及外交事务委员会成员拉贾认为,相较于土耳其,打还是谈成为埃及的首要难题。

6月4日,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军在的黎波里南部地区庆祝收复整个的黎波里。新华社发

土耳其外交部长恰武什奥卢21日表示,政治解决是解决利比亚危机的最好办法。但他针锋相对地提出,“应该从利比亚政治和谈规划中排除国民军领导人哈夫塔尔”。他指出,在利比亚建立和平对邻国至关重要,“我们理解利比亚和平对埃及的重要性不容忽视,但埃及和一些国家对利比亚的立场是错误的,我希望这些国家能从错误中恢复过来”。同日,埃及外长舒凯里表示,埃一直努力推动利比亚问题的政治解决,军事解决将会是埃及的最后选择。

逐步升级的利比亚战事

从地区大国角度,就利比亚问题同属一个阵营,支持国民军和哈夫塔尔的沙特、阿联酋、法国、希腊等不太可能加入埃及,同土耳其正面交战。沙、阿深陷也门冲突难以自拔,而法、希则与土同属美国领导的北约阵营,美国不会允许北约阵营内部产生军事冲突。此外,俄罗斯和美国也采取了一定的模糊态度,同各方展开会谈。此前有消息称,土耳其会默认俄罗斯在朱弗拉的控制权,以换取占领苏尔特。而俄更希望将苏尔特作为海军基地,并将其同叙利亚塔尔图斯和拉塔基亚空军基地连接,以加强在地中海的军事部署。

土耳其近期在中东地区屡出奇兵,去年12月发动的“和平之泉”行动,对叙利亚境内的库尔德武装发动第三次越境打击;6月14日又刚刚对伊拉克北部多地的库尔德工人党武装发动了代号“鹰爪行动”的军事行动。这两场战事土耳其收获颇丰,也给了埃尔多安及执政的正发党极大的信心和鼓励。拉贾判断,埃及和土耳其正处于骑虎难下的艰难时期,在各方力量的裹挟下,利比亚成为下一个叙利亚的可能性陡升。

6月23日,阿拉伯国家联盟召开利比亚问题部长级会议,阿盟秘书长盖特会后宣布,“利比亚危机的国际化令人担忧,利比亚正处于危险的关头”。阿盟反对“有关国家违反对利比亚的武器禁运并派遣雇佣军行为,拒绝外国势力对利比亚的公开军事干预”。他强调,“坚决维护利比亚的国家统一与独立,政治解决是稳定利比亚的唯一途径”。

军事解决将会是埃及的最后选择

上一篇:今年第一季度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按年率计算萎缩5%
下一篇:波兰提出希望增加驻波美军规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