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也没能改变

但明尼苏达州总检察长埃利森表示,对警察提起诉讼总是充满挑战,“赢得定罪将十分困难。”

圣保罗市警察局长阿克斯特尔坦言,不仅仅是在美国警察部门,“这个国家几乎所有事情,都存在系统性的种族主义。”

当1619年,第一批黑人奴隶被贩卖至弗吉尼亚州开始,非裔美国人就开始了不断抗争的血泪之路。他们有过南北战争时的反抗,也有过马丁·路德·金“我有一个梦想”般的呐喊。

什么也没能改变

在回应弗洛伊德事件时,明尼阿波利斯市长弗雷曾说,“非裔美国人的愤怒,已经酝酿了400余年。”

悲剧,也正生出更多悲剧。据美国洛杉矶KTLA电视台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至少有11人在抗议中死亡,多为非裔。

更令美国民众忧心的是,近些年,美国种族主义正呈抬头之势。

目睹视频,许多网友在社交媒体上留下“心碎”、“流泪”的表情。

“系统性的种族主义”

无法接受良好教育,就无法获得好工作,也无法为家庭争取更好的生存机会。这种恶性循环,一次次地在许多非裔美国人身上重演。

他对看起来略显懵懂的16岁少年哽咽着说,“你们要找到更好的方法!因为我们(非裔美国人)至今(在这条抗争路上),没有任何进展。4年前,我也在做同样的事情,但,什么也没能改变。”少年则沉默而认真地倾听着男子的话。

网友博斯蒂克说,“我的眼睛里已经充满泪水。”图片来源:社交媒体截图。

这种横亘在种族鸿沟间的贫富差距,更使不少黑人没机会接受更好的教育。

网友芬内尔称,“这让我流泪,太有感染力了。”图片来源:社交媒体截图。

“不要把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你才16岁啊”,这名31岁的男子说着说着,动情流泪。

此次弗洛伊德案中的4名涉事警察,已全被起诉。其中,用膝盖压迫弗洛伊德颈部致其死亡的白人警察肖万的被控罪名,被升级为二级谋杀罪。

愤怒,已酝酿了400余年

美国反诽谤联盟统计数据显示,自2017年8月夏洛茨维尔市暴力事件后,白人至上主义者在随后两年中,制造了至少73起致命事件。

《纽约时报》评论称,“歧视有色人种的政策遗存阴魂不散”,不论是教育、医疗、工作等领域,黑人都遭受着比白人更艰难的处境。

麦肯锡公司最新数据显示,美国黑人一生中的收入,比美国白人少100万美元,非裔家庭财富中位数与白人家庭相比,更是悬殊。

什么也没能改变

爱达荷州议会大厦前,众人聚集。每当抗议者念出一个被认为是遭到不公正杀害的非裔美国人的姓名后,周围的人跟着重复姓名、表示默哀……

白宫北侧拉斐特公园内的抗议者。中新社记者 陈孟统 摄

“显然,我们的声音还不够大。我们到这里来抗议,只是为了让人们觉得我们的命很重要……这不仅仅是过去几年的事,情况一直如此。”参加抗议的布拉汉姆说。她的曾曾祖母曾是南卡罗莱纳州的一名奴隶。

什么也没能改变

抗议现场,两名黑人男子情绪激动,难掩愤怒。图片来源:社交媒体截图。

“我们的声音还不够大”

反种族歧视抗议活动继续在美国首都华盛顿进行。

近日,一段三名非裔美国人对话的视频,成为社交网络上热议的话题。

这场有关种族歧视的抗争,仍在持续。

然而,尽管在1964年《民权法案》尘埃落定,宣布黑人权利受到保护,直到2020年,美国的种族主义和“隐性歧视”却仍然存在。

在纽约的时代广场附近,数千人进行示威。他们挥舞着标语牌,高呼“黑人的命也是命”。

在俄勒冈州波特兰市,上千示威者堵住大桥,趴在地上,双手背在身后,模仿着弗洛伊德遭暴力执法时的姿势。

这是非裔美国人弗洛伊德遭暴力执法死亡后,发生在美国反种族歧视抗议现场的一幕。

在华盛顿特区,抗议者躺在街道上,高喊着弗洛伊德生前的遗言——“我无法呼吸”。

什么也没能改变

亚特兰大市市长博顿斯指出,白宫长期关于移民和白人至上主义的言论,纵容了具有种族主义倾向的人。自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后,在修建美墨边境隔离墙、拒收非法移民的问题上动作不断,也加深了许多美国人对于黑人的偏见。

在加利福尼亚州,53岁的黑人男子安德伍德被击毙;在肯塔基州,烧烤店老板、黑人麦卡蒂遭警察射杀,而他生前经常为警察提供免费午餐。

在非洲裔美国记者莱福斯看来,“(种族歧视)这种传统在历史上已经扎根,每一次看到这种暴力画面,我都会陷入短暂的抑郁,我怀疑自己的工作是否起到了作用。”

上一篇:包藏着泼污扼杀、打压中国的祸心
下一篇: 一些美国官员私下透露